谁不是一边热爱生活,一边想死了算了呢。

Arthur       ……

(图片全部来源于网络)

【6:00/尊殷】疏钟

疏钟


大家好,我来拖整体后腿来了喵喵喵 ⊙ω⊙。

是原著像 ,互换身体梗。因此文中称呼可能会有点混乱。不过我自己看是没问题的(???废话)


七夕快乐鸭🦆



殷侯睁开眼睛,先映入眼帘的是床顶精致的雕刻,然后才是窗外大亮的天光。


以往醒来时此起彼伏的鸟啼声不绝于耳,今日殷侯侧耳凝神去听,却也只有一两声,多也没有。想来鸟雀也不兴什么过时不候,所以只能是他睡得太沉错了原本鸟雀忙碌的时候,少饱一顿耳福。酣眠一夜后浑身懒散散地提不起劲来,连带着意识都有些模糊,从心底涌出的那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感觉却莫名的好。因此即便意识到今天自己是醒得迟了很多,但殷侯仍没有什么起身穿衣的想法,反而连眼帘都慢慢慢慢的垂下去,仅仅留着左眼微睁的那一条缝中去辨别时辰。


唔,辰时肯定过了。


得出这个结论,殷侯觉得自己应该稍微惊讶一下,但事实却是他仍然陷在那种酣眠后的慵懒里,并没有什么该有的情绪波动。他以前基本过了寅时就醒,哪怕自己想再睡都不能。赖床是天尊常会做的事情,更有时醒了也不起,非要赖到日上三竿。今天不过他俩角色换一换,除此之外,殷侯并没有感觉什么不对,神清气爽地,连被天尊当抱枕似的搂了一夜都没感觉有什么腰酸脖子疼,以至于当他眼角扫到枕面上撒了一把的银白发丝都认为一切正常。


但显然殷侯并不认为一夜白头这种事情撂在自己身上属于正常范畴。


下床穿衣这种事情寻常事情在这时变得分外不寻常,殷侯心情复杂的低头看看自己一身飘逸白衫,感慨了

下自己这种情况下还能记得别露了馅。


虽说他不露天尊也得露……


啧,真是活久见。


鬼知道那一百二十多岁的幼稚鬼披着他的壳子能干出什么来?别跑到哪个名门正派大本营去给人一锅端了!他信他干得出来。到最后还是要算在他头上的!


脑中不合时宜的跳出一个小人踩在一座人山上叉腰大笑的场景,殷侯满头冷汗地摇了摇头,想把那副好笑又可怕的场景甩出脑海。


“外公么?好像是早上回魔宫了。”白玉堂拎着两个食盒,想了想回道,末了又添一句,“又有什么事了吧。没跟您说正常。”


披着天尊壳子的殷侯:“……魔宫?”


白玉堂点头。


好么,跑魔宫去了。


烦地一个头两个大的殷侯有点诡异地发现自己竟还暗暗庆幸好歹没出去祸害那些名门正派。只是天尊向来和他魔宫里那些老魔头不对盘,就像幼稚小儿一般使着性子的耍,搞得天尊这个好歹明面上还算是正派之首的人物硬生生地在魔宫三百魔头中里得了个大魔星的称号,魔头见之就如老鼠避猫。正常的时候三百个老魔头打老远看到天尊还能躲一躲,现在披着他壳子又不设防,逮到了还不把他们往死里整?


真够能捣乱的。


认命吧,小一百年了都习惯了。


不。殷侯黑着一张脸。认命我也要把他揍一顿。


殷侯甩甩袖子转身就要去魔宫,袖子却突然被白玉堂猛的扯了一把,随即手中被塞了一个鼓囊囊的钱袋。


“今天外公不在尽量别上街,上街了话最好带着小四子,少买点东西,中午上太白居喝酒去,大嫂前阵子给你寄了酒,今儿应该到了,到哪走迷糊了别碰墙,实在找不到路了你就跳屋顶上朝着喵喵楼的方向走,有人说你你就揍,打不死我赔钱。外公别担心,你要想去魔宫留个条子给我,到那看看热闹就行,别动手帮倒忙,balabala……”


一大堆话嘱咐下来,殷侯听着有点懵。想他居然也有被人拿哄孩子那般口气讲话的一天……早知道白玉堂宠天尊,这是直接拿当孩子那么哄呢?!比他以前惯昭昭还厉害,小一百个魔头加起来差不多抵他一个。


满头黑线的应承下来,殷侯看着白玉堂拎着两个食盒离开的背影心情复杂,又不禁心疼白玉堂几秒,天尊加昭昭,也难为他应付得来。


感慨完了又想起来披着他壳子的天尊正待在魔宫里,


殷侯不禁又是脑壳一疼。


果不其然。殷侯赶到魔宫时,一众魔头正哭天抢地求爷爷告奶奶地,好不热闹。一路上山,基本没谁能有个正常表情,基本鼻青眼肿涕泪横流的。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愣是让殷侯从那些语无伦次的魔头嘴里给从早晨为止发生的所有事情给拼凑了个七七八八。


好么,全是有关于他自己的“罪行”。


像什么直接拎过来揍一顿还美名其曰帮他们练练手长进长进都还算正常,匪夷所思的是葬生花被派了一个挖一条直通天山的地道的任务,还要三天内完工。据在场的人手舞足蹈所描绘的场景,葬生花听了这命令后本来刷白的一张脸更白了,白的跟五爷平时的衣服似的,那嘴长得都能塞下俩鸡蛋,然后转头给自己关屋子里头画图纸关了大半天,也不知疯了没。最最不能接受的是「殷侯」每收拾完一个魔头,就对他们讲一句“像你们这个水平离我差的远了,离天尊差的更远!”云云,还罚他们大喊“天尊最厉害”十遍……


殷侯觉得他有必要和天尊打一架。昏天黑地老银都拉不开的那种。


只是他听了一路的怨声载道,愣是没发现魔头们口中的主角在哪,倒是找着个机会好好的把一肚子的气给撒了出去。


殷侯找了一路外加气了一路口干舌燥渴得慌,随便挑了处院子进去找杯茶喝,进去了才发现院子角落的花木后躲了几个魔头,正哭哭啼啼抱一起抱怨着。左右抱怨的还是那几句,殷侯便也没管他们,实在是懒得管了,一个两个还成,这一百两百个地管下来实在是烦都不想烦了。那几个魔头还没发现他,絮絮叨叨的念叨了一大堆,于是全进了殷侯的耳朵。


“宫主今天怎么了这是?怎么感觉跟天尊一样能折腾?”


“他比天尊还能折腾!”


“别不是被天尊灌了迷魂汤?宫主都这样了,过两天天尊再来,我们还有好日子过吗?”


“啥叫好日子,能过上普通日子就谢天谢地了。”


“别真不是被天尊灌了迷魂汤。要不请两个道士来跳跳大神?”这个声音随即哎呦了一声,像是被谁打了一下。


“跳什么大神!我看早点找公孙先生来看看是正经。”


随即几个魔头中有人切了一声,颇为嫌弃地道:“就你懂!我问你,你现在敢出去吗。”


……几个魔头不失尴尬的沉默了一会。


终于有一个声音埋怨道:“他娘的,怎么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种事情有朝一日也能发生在宫主身上?这才跟了天尊几天?啊?就这样了!”


其他魔头大概是觉得他说的有理,也愁眉苦脸道:“也是……”话没说完,脖子就是一紧,一口气卡在嗓子眼不上不下,差点没噎昏过去。


这是有人揪着他衣领子把他拎起来了。这个魔头缩缩脖子,求助似地看向另几个难兄难弟,却都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愣是没人讲话,无奈只好自己哆哆嗦嗦回头一看,正对上一张风雨欲来的脸。


这潇洒的长袍,这飘逸的白发,这冷酷的眼神,这…这……


“天……天尊?!”见了鬼了!刚说过两天天尊来了更没好日子过,怎么今天就来了,那他的小日子从此刻起就算是呜呼哀哉了,不要啊!等,等等,天尊来了多久?听了多少??


吾命休矣!!!


殷侯从早上心情就没好过,刚才喝茶又喝进去一肚子火,现在又见这几个魔头跟见了阎王似的的表情,更是气不打一出来,想着反正眼下自个儿披的天尊的壳子,揍一顿算了,算也算在天尊头上。


于是那几个好不容易躲过天尊摧残的老魔头,又被气急了的殷侯给收拾了一顿。当然,他们不知道谁对谁就是了。


揍完一顿人,殷侯顺出一口气,感觉舒服多了,虽然

他仍不知道披着他壳子的天尊到底窜哪去了。


漫山遍野找了一天,殷侯连半个天尊的影子都没见着,总是迟他一步,待把那些被欺负了的魔头安置好再按指点去寻,天尊更是没影了。


等到暮色四合,殷侯总算是把上上下下几百号魔头安顿好。魔头们抹抹眼角莫须有的眼泪坐下吃晚饭,暖色的篝火映着脸,看起来也是其乐融融一片,划拳猜酒猜的是兴致勃勃,小孩儿情绪来的快去得也快,上蹿下跳引得人骂,嘈杂里有人小声提了一嘴葬生花好像没来,一杯酒下肚转眼就忘了。殷侯端着个酒杯坐在首座,看着院子里的吵吵闹闹,欣慰之余,转念想到天尊心里又是一阵郁闷。


他辛辛苦苦忙一天,到头来功劳要全算到天尊头上的,他可披着天尊的壳子哪!就冲他这一天,「天尊」的形象在这些魔头心里估计要上去一大截,「殷侯」可就难说了。


晚饭后各魔头也没什么活动,被「殷侯」折腾一天,又被「天尊」压着,晚饭后一时间竟是没什么人走。殷侯烦了一天,料想下面这一群的也出不了什么乱子,索性把他们打发回去早点睡。


一群老年人熬什么夜,早点睡是正经!


小孩子熬什么夜,长身体要紧!


年轻人别仗着自己年轻,年纪大了有你受的!


脑海中突然不失时宜地响起公孙平时拿来呛他们的话,用在此时倒是十分合适。但那些大小魔头被折腾一天现在很听话,结着伴三三两两回去了,没什么用

武之地。


殷侯照常回了自己屋子。以往天尊来魔宫也是和他挤一个屋子,因此没什么人发表不同意见。而且这样一来有人找他也方便,更主要的是没准儿还能守株待兔逮着天尊。


只是殷侯没想到的是,他守株待兔没等到的天尊,倒给自己等了个虽算不上麻烦却也让他实打实比较郁闷的事情。


殷侯本已经脱了外裳准备沐浴,忽的却感觉到几股气息朝着他来,刚扯过搭在屏风上的外裳披上,敲门声就咚咚地响起来了。开门一看,为首的赫然是捧着一圈星白链的黑水婆婆。


更准确点来说,为首的是余啸嫄。殷侯刚把门打开一条缝,她就立刻抵住门缝,不由分说的钻了进来,跟在后面的是天残,再是风传风和九头奶奶,殷侯满头黑线就想关门,又给葬生花擦着门风溜进去。殷侯回头看一眼这几人,张牙舞爪群魔乱舞的,正想说你们不好好睡觉来凑什么热闹,九头奶奶先扯着他衣角凑上来了,想拍他肩膀又不敢拍,转而扯了他袖角,在掌心里拍着,一张枯瘦的脸上竟有一种欣慰感。“天尊啊,今天辛苦你了啊!是我们以前错怪你了啊!宫主今天好奇怪哟,转性子了一样,多亏你了哦!”


殷侯:“……”


九头奶奶说完就撒了手,把门打开一条缝到外面去了,却没走,挑了一棵树扒拉在那蹭,还隐约听得见嘀嘀咕咕的说些什么:“啊呦,东床快婿啊啊啊啊。”


“别吵吵,听得见呢!”风传风也听见了,朝门外吼了一嗓子,转脸也过来拉着殷侯衣袖,拍着胸口道,“天尊啊,宫主交给你看着了!啥时间办宴,我老风给你找人做菜啊!”说完,又拍拍殷侯袖子,有些意犹未尽似的,愣了会却也没讲出什么来,无奈只好放了袖子去门边等着。


天残倒是爽快,抖糠筛似的在殷侯面前站了会,突然一下跳起来,外面跟轰隆隆打雷似的爆了一声:“恭喜!!”


殷侯无语地捂脸。又透过指缝瞥见一团子黑凑到自己脚底下,呆着了。无奈只好把手放下,问葬生花,“你又要干嘛?”


葬生花伸出两根指头把斗篷往后拨两下,露出张脸来,眼里头亮晶晶的,小声道:“我就知道天尊你还是没白活一百来岁的,比以前成熟多了。宫,宫主就交给你了。”说着,拉着殷侯的手给他塞了张图纸,像是下定了很大决心道:“但宫主命令还是要听的!我明天就去挖!”


殷侯简直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好。最后还是余啸嫄看不下去,上去一掌拍开葬生花的脸,踩在他膝盖上示意他把自己抱起来。葬生花身量不低,直起身子后抱起余啸嫄比天尊还要高上一点。于是待在天尊壳子里的殷侯看她就得稍微抬着头。余啸嫄也低头看看他,像是很满意似的,眼睛一眯捂着嘴嚯嚯笑了几声,拍拍他肩膀,没头没尾来了一句:“挺好的,啊~”


殷侯默默地咬住后槽牙。


他现在就寻思着,要不还是把这几人揍一顿吧?反正都会算在天尊头上的。


说来也巧,殷侯正想到天尊,原本阖起来的窗子就是吱呀一声,原想着是给风吹开了,殷侯反手甩出一道袖风关窗,一只手却适时地扶上窗沿化解了他的袖风。那只手骨骼修长,指甲圆润,再顺着黑袖向上看,赫然是一张邪气的俊脸。


好么,说曹操曹操到。


天尊回来了。


殷侯尤还没反应过来,余啸嫄就先是一抬手,冲着颇没形象蹲在窗沿上的的天尊打了个招呼,“嚯,曹操~”。


殷侯看到“自己”不由得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后则是半是惊讶半是嫌弃地看着“自己”。披着他壳子的天尊今个儿一天都不知跑去了哪里,现在一看,虽说衣着没什么问题,还是一身黑衫,但那头发上却能明显的看出来粘上了不少枯叶败枝,发带怎么看都觉得颜色深浅不一,更别说他现在用袖子兜了一捧子野果护在胸前,胸前那一片衣服颜色也是明显的深下去。


见此,殷侯赶紧回头看一眼天残等人,发现几人都张着嘴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家宫主很是没形象的从窗沿上跳下来把怀中果子一股脑摊在桌上后扭头就开始撵人。


“你们在这干什么?走走走!我们要睡觉了!”说着,天尊还摆着袖子朝着门甩了甩,“门在那!”余啸嫄眯眼,皱起鼻子哼了一声,拍拍呆滞的葬生花肩膀道:“小花,我们走,不跟他们玩。”于是几个人仍是一个跟一个地出去,最后九头奶奶还特意扒着门边又凑进门里看了一眼,被天尊瞪了一眼后才飞快地缩回头老老实实的关上门。


好了,现在人都走光了,殷侯看看天尊想问问他到底怎么一回事,天尊却摆摆手,走到桌边捡起一粒红果抛进嘴里,耸肩,“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早一醒就这样了。”


“那你就跑来祸害魔宫?”殷侯一扬手里葬生花刚塞过来的图纸,挑眉。


“嚯,他还真干了啊。”图纸一拿出来显然天尊的注意力就被勾去了,跟殷侯拆了两招夺过图纸靠在桌上看起来,左右倒了两下却发现压根看不懂葬生花画的什么,便随手一折塞到怀里,道:“还行,他还真听你话。”


“……”殷侯无力捂脸,“你明天叫他别弄了,咱俩现在这样我叫不动。”


“明天?”天尊又捡起一粒果子含住,“他估计现在就去了,还明天。”


殷侯一想,也是,葬生花向来比较听他的话,很有可能趁夜。虽说这样实在有整人之嫌,但殷侯懒得去找他了,看余啸嫄刚才几句话,应该不只是在高兴比天尊高,而是看出来了他和天尊两人披着对方的壳子,如果有心,应该也会阻止葬生花傻哈哈地去挖地道。这样一想,殷侯便放下心来。虽然殷侯觉得余啸嫄应该会由着葬生花去,她抱着星白链看一会就回去睡觉可能性大一些。


殷侯脑子里考虑一堆东西,人天尊却是好好的耍了一天,见那边殷侯还愣着,又瞧见屏风后一桶热水,便蹬了鞋子解衣就要往里跳,正解着腰带,双臂却忽的被按住,扭头一看,殷侯正皱着眉站在他身后,双唇抿地紧紧的。


“咋?”


“你睡觉去。”


“干什么?我不洗澡就睡啊?”


“对。”殷侯干巴巴地道,“你睡觉去。”


“可我在后山跑了一圈呢。”天尊甩甩头发,果然应声掉下来半片叶子。


“反正是我身体!”


“现在是我在用!”


“不许洗!”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快去睡!”


“那你也不许!”


“我也不洗!”


“那我要吃饭。”


“吃什么,都吃完了,明早再说,睡去!”


END.


(Ps.看完喜欢的小可爱快祝我生快!)


一坨墙有书读了!!!:

至天上人间归处,同泛河川——

2019龙图案卷集七夕24h 终宣!

策划/主催:雉堞 @一坨墙有书读了!!!

海报:雉堞

林萧 @林萧

寒冰呱呱子 @寒冰lv0

无思 @忧思无

后勤:霁明 @叫做霁明的

糯米团子

灵长歌 @灵长歌

【00:00】予映 @莫南择

【02:00】空白 @空白空白空白白

【04:00】雉堞 @一坨墙有书读了!!!

【06:00】@疼

【08:00】殷鹤惟 @殷鹤惟

【09:45】朔八 @朔八叭叭叭

【11:00】橙二儿 @橙二儿

【12:00】奇楼 @奇楼

【14:00】邹然@kkw的花开百里

【16:00】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17:00】辛七 @物理超度。

【18:00】寒冰呱呱子 @寒冰lv0

【20:00】清羽 @仙人掌条清羽

【22:00】喵仙 @喵仙驻扎在万事屋

【24:00】无思 @忧思无

初冠红裳执锋,玉刃轻衣飞雪。

画角彻沙月,论剑清河海,此处是人间。

八月七日,与君——

共赏兰堂。

哦哦,好紧张

可不可以临阵脱逃? (꒪ȏ꒪)?我猜会被雉堞骂死吧~

一坨墙立地飞升:

至天上人间归处,同泛河川——

2019龙图案卷集七夕24h 初宣!

策划/主催:雉堞 @一坨墙立地飞升

海报:雉堞

林萧 @林萧

寒冰呱呱子 @寒冰lv0

后勤:霁明 @叫做霁明的

糯米团子

灵长歌 @灵长歌

【00:00】予映 @莫南择

【02:00】空白 @空白空白空白白

【04:00】雉堞 @一坨墙立地飞升

【06:00】@疼

【08:00】殷鹤惟 @殷鹤惟

【10:00】橙二儿 @橙二儿

【12:00】奇楼 @奇楼

【14:00】kkw的花开百里 @kkw的花开百里

【16:00】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18:00】寒冰呱呱子 @寒冰lv0

【20:00】清羽 @仙人掌条清羽

【22:00】喵仙 @喵仙驻扎在万事屋

【24:00】无思 @忧思无

活动组从今日起到本月25号仍然持续招募,详情请见主页第一版招募通知。

温馨小提示(呸):为避免出现近期出现过的类似情况,24h当天发布的内容会在题后注明题材、体裁等,请诸位小可爱留意。

龙图案卷集为群像作品,角色较多,大家口味可能不一样,多多包容啦。

(反正来来去去产粮的也就那几个,都是熟人。)

(偷偷跟你们讲,这里面有几个人·间·归·来的大佬,认真看名单xd)

【寒夭】无获

【寒夭】无获


OOC注意!

养父子梗注意!

年龄变动注意!

有雷点评论里告诉我我再标。

还有,我念过高中,夭长天这么浪……艺术效果,艺术效果。


————————————


在夭长天第十一次从牙缝里挤出一个代表不屑的音节时,陆天寒终于忍无可忍的停下了车。好在还没被夭长天这熊孩子气昏了头脑,还晓得找个路边停车。


上了高中之后夭长天对副驾驶的兴趣就直线下降,往常吵着要坐在陆天寒边上的毛头孩子一眨眼就抽条拔个长成了高瘦的少年,有时候陆天寒坐在车里看着他,总觉得狭小的副驾驶仿佛不能再容纳下他的年少轻狂。而这直接的导致了每一次陆天寒想趁着路上的时间和他认认真真讲点什么,总要费点儿劲从后视镜里去找夭长天的视线,而夭长天却能轻而易举的移开视线不去看他,不是看向窗外就是盯着脚尖,仿佛鞋子上能开出朵什么花来,像是随便盯着一团空气也比看他好。少年人眉眼张扬,哪怕收着刺也是灼人眼球,嚣张而叛逆。


一如眼下。


陆天寒活了这么些年,除了早年在学校里因着年龄小受过一段时间的排挤,还真没谁敢这么视他如无物。天之骄子长居高位,饶是他再怎么以脾气好广受称赞,他也不能容忍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拨他的底线。


更何况他也并非是外人眼中的脾气好,不过是他人趋之若鹜的,于他只是蝇头小利罢了。


养了这么多年还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陆天寒只觉得心神俱疲。他的理智不允许他轻易表现出他的满腔怒火,但也放弃了再去和夭长天讲什么道理。


胸闷之下,陆天寒伸手解开安全带。自停车后便没有再发出声响的夭长天捏着背包的手指微不可查的攥紧几分,却并未等来想象中的怒火。


陆天寒只是摘了平时用来遮掩情绪的眼镜,看也不看地甩在副驾驶座位上,随后像是卸去了全身的气力往前倾去。从夭长天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他手肘撑在方向盘上捂住侧边脸颊,略长的额发碎在手背上,将他的神情挡了个彻底,露出了难得一见的脆弱。


夭长天盯着他侧脸,双眉绞成一团,半晌,也是负气似的重重往背垫上一靠,书包被甩在后座另一头,发出无辜的声响。


陆天寒受这一惊,忙掐着自己眉心强迫回神,免得引以为豪的理智散个精光。


“夭长天,”陆天寒按着眉心,哑着嗓子开口,“你别闹了。”


夭长天在后座眸色一凝,眉间显出几分狠气,龇着牙就要反驳,可惜气势蓄了半天,又被陆天寒几句话给打断。


“你造反造过头了夭长天。”陆天寒又顿了顿,扯松领带,深呼吸几口气,才接着往下。


“老师跟我说过了,你聚众互殴打伤了人,保安过来阻止你还打伤了保安。”


“模拟考也没参加,老师压着你去了一场还睡觉。”


“家长会以及之后的校长请家长,你先是跟老师说我忙去不了后来发展到去人才市场找托,可你根本就没告诉我!”


陆天寒克制着自己以平淡的语气陈述,然而当他从指缝里通过后视镜看到夭长天仍是那副不服气的表情,语气不由得激烈起来。


“夭长天,你说你怎么就这么能呢?!!”


想他尽心尽力把一个孩子养这么大,物质上不曾缺过,精神上也是尽他可能关心到位,可到头来兜兜转转却又回到起点。他还是那个在警察局费尽了心思也不能让尤还沾着一脸血污的孩子点点头同意跟他回家的青年。但那不公平,那场车祸是带走了他相依为命的姐姐,但他也失去了几近谈婚论嫁的女友不是?

他早该看出来这是头养不熟的小白眼狼,早在当年在警局改名时就可窥得一二。


他惦着当时还叫风天长的夭长天不该被困在过往伤痛,想以新的名字作为他新生活的开始,哪知尚才十二的风天长明明是点头同意了改名,翻过脸去就坚定的在警官询问是否愿意跟着他姓陆时梗着脖子不肯点头。最终还是陆天寒败下阵来,勉强同意他给自己取名为夭长天。


夭长天!


陆天寒走马灯样将过往六年在脑中转了个遍,怎么也想不清楚他和夭长天之间何时僵成这样。他叹口气,想要吐出胸中郁结,不料最后一丝理智都摇摇欲坠。

咯噔一声,门锁被打开,陆天寒冷声道:“夭长天,你给我下车。”


闻言,一直歪着头不肯正视他的夭长天猛的把头扭回来,眼睛睁大了看向陆天寒,发现看不到他的神情后又转向后视镜,但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夭长天这时就像一头孤狼一般,眼珠子里几乎要透出噬人的光芒,盯着陆天寒的后脖颈的眼神简直要烧出两个洞来才肯罢休,嘴唇狠狠抿成一条线,挣扎半晌,最终也没说的出什么,猛的推开车门跳出去,手中书包晃荡中砸上车门发出好大声响,也没能引得陆天寒回头。


夭长天跳下车了,陆天寒摩挲着额头艰难的整理思绪。夭长天之前也与他置过气,却从来没有哪一次像这样严重。他同夭长天生活了这么些年,也还是没能找到合适的相处模式。


深呼吸几口气,陆天寒理好领带,把安全带复又系上,甩在副驾驶座位上的眼镜,陆天寒看了看,还是取过来戴好,启动车子出发。


糟心事再怎么一堆,他还是得先做好他陆天寒。


夭长天眸色沉沉的,单肩背着包站在树后,视线胶在车子上,直到车子转过一个弯彻底的消失在他的视野里。夭长天周身的怒气瞬间消散,又像个乖孩子样理好背包在树荫下站好,像是在等着谁开着车绕一圈再从背后给他一个惊喜。


陆天寒向来回家回的晚,但他现在揉着刚才睡觉僵掉的脖颈看着窗外的花花绿绿,觉得自己今晚可以直接

不回去了。


“哎,”陆天寒拍拍驾驶座椅背,问带路的人:“这是怎么个意思?”


从停车开始一直皱眉盯着手机的殷侯抽空丢给他一个眼神,像是想给他挤出一个笑不成功,凝神盯着手机道:“你要记得我前提是好心。”


陆天寒搓搓脸醒神,无奈道:“这可不能是你把我从我家劫持到INDULGENCE的理由。”


“这不叫劫持OK?”殷侯收起手机,扭头看他,“你从中午接完夭长天开始就是了一只鼓起来的河豚,你没发现九娘下午会面的时候都没怎么跟你笑吗?我帮你放放气。”说着,伸手去推陆天寒。“下车吧你。”


“你?”陆天寒拦住殷侯上调的车窗,挑眉,“你不会把我一人撂这,你自己回家吧?”


“没办法啊,家里孩子要拆房子了。青春期啊!”殷侯对自家孩子显然也是没脾气了,摩挲着额头对陆天寒摆了摆手。“到时候电话找九娘,她这有认识的人,可以让她找人送你回家。”


“行吧。”陆天寒点点头。殷侯家孩子是他大学导师托给他的,有轻度自闭症的天才少年,先前只要殷侯的那位导师,现在只依赖殷侯,平时冷冰冰的,疯起来比夭长天还厉害,近几年好点了但还是得哄着,不然一意孤行完全无法交流。


他在这方面和殷侯倒是很有共识。


酒吧招牌锃亮的,外头看着就是个普通的,陆天寒想着自己没准能在这待上一晚上,然而他下一秒就黑了脸。


酒吧里空气污浊的很,汗味酒味一股脑的冲上来,花哨的灯光闪闪烁烁,暧昧的声响的细细碎碎钻入耳膜,擦肩而过的性感美人媚眼如丝地在他耳际烙下一个亲吻。


陆天寒一波冷气还憋在眼镜后头,美人又飞快的扯一把他的领带,把系得好好的领带扯得松松垮垮,末了还回头抛给他一个飞吻。“帅哥,第一杯我请了~”

陆天寒心情颇为复杂。


在吧台随意挑了个地方坐着,酒保立刻靠过来,“先生,喝点什么?”


陆天寒随便要了杯冰水,却意外的被附赠了杯威士忌。看来酒保大概都是观言察色的一把好手,人群噪杂下也能注意到门口的一小段对话。


端着威士忌,陆天寒抬眼打量四周。他鲜少进酒吧,哪怕是当年和殷侯玩的好的那一阵也仅去过少少几次。更别提他前几年接手公司,工作之余大半拿来陪夭长天,基本与酒吧无缘。


嘶—夭长天。提起夭长天陆天寒就头疼。他在商场上和那群老狐狸周旋都没带夭长天费心费神。


陆天寒有一口没一口的啜着被子里的酒,招手又叫了一杯,上酒的间隙陆天寒看着舞池里年轻的男男女女,那股子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劲儿让他不禁感慨年轻就是好,有资本玩得起。他和夭长天斗得简直筋疲力竭,夭长天却仿佛还是蓄着浑身的劲等着和他斗。

想起夭长天,陆天寒又开始发愁,中午挨他一顿说教,也不知道今晚老实回家了没,还是又跑去哪里跟那个姓崔的朋友鬼混。


陆天寒又觉得自己开始脑壳疼,几口抿了那杯酒就打算离开。经过舞池时耳膜被震的发疼,又被人群挤着几乎算得上是寸步难行。好容易挤到舞池边缘,踏到高台上去,才终于能松出一口气。


长呼一口气,陆天寒整整领带准备离开,却听得背后爆发出一阵骚乱。年轻人也太有活力了,陆天寒半是烦躁半是羡慕地叹口气,身后传来的一句夹杂着叫骂的尖叫声却让他停下了脚步。


这世上总是看热闹的人居多,围观者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男人杀猪般的惨叫声冲进他们的耳朵里,也只是能让被酒精麻痹了的神经轻微跳一下,而后给他们带来更大的欢乐。靠近的人已围成了个圈,既是更好地围观又是不让热闹跑掉,而外围的人则是削尖了脑袋想着往里挤,近距离的尖叫怒吼更让他们兴奋。而这样围成的圈,也让站在台上的人更能看清中间发生的事,或者说,热闹。


陆天寒的瞳孔微微缩了一下。


对面那个男人拳头挥过来的时候,夭长天是没想着躲的。他打架练出来的身手,比这些人健身房里练的花架子要有用得多,同理,也比他们更抗揍。


舞池里人群熙攘,扭腰摆臀随你怎么跳,逮着个不认识的人都能来段贴面舞,被揩个油实在算不了什么。这道理夭长天懂,但那个人就是冲着他来的他就算再灌下去几瓶酒也能感觉的出来。其实只要小小的警告一下就行,但坏就坏在夭长天今天不爽,非常的不爽。于是他在那个人再一次伸手想要摸上他腰侧的时候攥住他的中指狠狠向后一扳。


有来有往,夭长天眯着眼看那个人。他头有点发昏,但还是能感觉出来应该是家里有钱有权的,想玩,自己碰巧凑了他眼缘。他扳那一下,要想不给陆天寒惹麻烦,那他也得硬接这一下。


END

————————————————

我要解释一下,这篇我前前后后改了将近一个月,最后还是没写完,这不是坑,这是有选择的放弃。 (^v^)


因为后面太狗血了,构思的时候没感觉出来,真到写的时候才发现太狗血了,狗血到它亲妈受不了。 (^◇^)所以 😊


殷侯和天尊的。
其实感觉好多都重复了。